02585286705

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仙林新校区 仙林新校区
网站公告:
联系我们
地 址:南京市玄武区花园路6号
电 话:02585286705
传 真:025-85286705
邮 箱:njxwzz@163.com
邮政编码:210042
校园新闻
dynamics
第15周升旗仪式


西校区

16226862024046.jpg

主持人:邵蓉盈

升旗手:洪宇轩   董莹莹

班级:20艺术8

掌旗手:冯乐瑶

护旗手:严雨纯 李婧

国旗下讲话:苏睿老师

《一段名为“国家机密”的爱情》

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,高远同未婚妻方敏“相遇”的故事让不少观众潸然泪下。其实这个故事并非虚构,它的原型之一便是“两弹元勋”邓稼先和他的妻子许鹿希。

新中国成立以后,一批留学在外的学生纷纷回国。邓稼先为报效祖国,仅用两年不到的时间完成了三年的博士课程,在拿到博士学位证书的第九天,他就毅然踏上了回国之路。

回国后的邓稼先成绩斐然,他的研究填补了我国原子核能理论的空白。他与许鹿希育有一儿一女,家庭幸福美满。

看,这是摄于1958年的一张全家福,照片中的四张笑脸,有谁能想到他们即将面临分别呢?

“我要调动工作了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不能说。”

“去干什么?”

“不能说,但如果做好了这件事,就是为它死也值得。”

“那你给我一个信箱号码,我给你写信。”

“不,不能通信。”

辗转难眠的一夜过后,邓稼先消失了。

他去哪儿了?大漠深处,隐姓埋名,为想要强大的祖国研制原子弹。

那时中苏关系刚刚破裂,苏联撤走了所有专家,等着看中国笑话,他们说中国人20年也造不出原子弹。美国也在研究原子弹,他们的队伍里有14位诺贝尔奖得主,而邓稼先的队伍里,只有一群刚毕业的大学生。

经过整整三年时间,他们用算盘、计算尺硬是手算出了原子弹蓝图。19641016日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,举世欢腾。许鹿希好像猜到丈夫在做什么,也看到了希望,邓稼先可能很快就要回来了!

然而这一等,就是整整28年。

原子弹成功之后,氢弹也爆炸成功,可是邓稼先依然没有回来。彼时的许鹿希是北京医学院的老师,除了操劳一家老小生活以外,还要投入大量精力在自己的研究领域。终于在1985年,阔别28年以后,许鹿希等到了61岁的邓稼先。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因为氢弹空投试验发生意外,邓稼先遭受了致命的核辐射,此时只剩下一年多的生命。

等待的岁月那么漫长,相聚的时间却如此短暂!隔年,邓稼先全身大出血去世,许鹿希痛哭:“你的血真的流尽了!”

此后,她决定用余生去追寻丈夫这些年的足迹。她走遍全国,采访了一百多位丈夫的同路人,她用了28年的时间写下了《邓稼先传》。

等待了28年,又追寻了28年,人生能有几何?可是许鹿希懂得邓稼先,明白他的一颗赤子之心,理解他为祖国复兴洒下的一腔热血,她知道自己嫁的人,配得上一句“至纯”的评价,她说:“邓稼先是很坦荡的人,像水晶一样纯粹。”

纯粹的又何止邓稼先?还有他们的爱情,他们的爱情,是志同道合,是同甘共苦,是互相理解,是连“国家机密”都锁不住的滚烫炙热。1999年,在全国“两弹一星”元勋的颁奖大会上,邓稼先的事迹让全场掌声雷动,唯有许鹿希再也支撑不住,俯在桌上,双手掩面而泣。

致敬邓稼先,致敬无数无名无利的科研人员们,致敬许鹿希,致敬那些甚至还不为我们所知的负重前行的人们。如今,已经93岁的许鹿希还住在那间不足60平的小房子里,似乎还在等待她丈夫归来,就像她曾经等待的28年一样。

盼着那一句:“希希,我回来了!”

 

 

东校区

16226862332962.png

从左到右:

主持人:邹玉婷

升旗手:刘申涵 陈瑜阳

班级:19服务2

掌旗手:孙秀武

护旗手:何佳 宋怡平

国旗下讲话:王庆庆老师

 

《一段名为“国家机密”的爱情》

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,高远同未婚妻方敏“相遇”的故事让不少观众潸然泪下。其实这个故事并非虚构,它的原型之一便是“两弹元勋”邓稼先和他的妻子许鹿希。

新中国成立以后,一批留学在外的学生纷纷回国。邓稼先为报效祖国,仅用两年不到的时间完成了三年的博士课程,在拿到博士学位证书的第九天,他就毅然踏上了回国之路。

回国后的邓稼先成绩斐然,他的研究填补了我国原子核能理论的空白。他与许鹿希育有一儿一女,家庭幸福美满。

看,这是摄于1958年的一张全家福,照片中的四张笑脸,有谁能想到他们即将面临分别呢?

“我要调动工作了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不能说。”

“去干什么?”

“不能说,但如果做好了这件事,就是为它死也值得。”

“那你给我一个信箱号码,我给你写信。”

“不,不能通信。”

辗转难眠的一夜过后,邓稼先消失了。

他去哪儿了?大漠深处,隐姓埋名,为想要强大的祖国研制原子弹。

那时中苏关系刚刚破裂,苏联撤走了所有专家,等着看中国笑话,他们说中国人20年也造不出原子弹。美国也在研究原子弹,他们的队伍里有14位诺贝尔奖得主,而邓稼先的队伍里,只有一群刚毕业的大学生。

经过整整三年时间,他们用算盘、计算尺硬是手算出了原子弹蓝图。19641016日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,举世欢腾。许鹿希好像猜到丈夫在做什么,也看到了希望,邓稼先可能很快就要回来了!

然而这一等,就是整整28年。

原子弹成功之后,氢弹也爆炸成功,可是邓稼先依然没有回来。彼时的许鹿希是北京医学院的老师,除了操劳一家老小生活以外,还要投入大量精力在自己的研究领域。终于在1985年,阔别28年以后,许鹿希等到了61岁的邓稼先。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因为氢弹空投试验发生意外,邓稼先遭受了致命的核辐射,此时只剩下一年多的生命。

等待的岁月那么漫长,相聚的时间却如此短暂!隔年,邓稼先全身大出血去世,许鹿希痛哭:“你的血真的流尽了!”

此后,她决定用余生去追寻丈夫这些年的足迹。她走遍全国,采访了一百多位丈夫的同路人,她用了28年的时间写下了《邓稼先传》。

等待了28年,又追寻了28年,人生能有几何?可是许鹿希懂得邓稼先,明白他的一颗赤子之心,理解他为祖国复兴洒下的一腔热血,她知道自己嫁的人,配得上一句“至纯”的评价,她说:“邓稼先是很坦荡的人,像水晶一样纯粹。”

纯粹的又何止邓稼先?还有他们的爱情,他们的爱情,是志同道合,是同甘共苦,是互相理解,是连“国家机密”都锁不住的滚烫炙热。1999年,在全国“两弹一星”元勋的颁奖大会上,邓稼先的事迹让全场掌声雷动,唯有许鹿希再也支撑不住,俯在桌上,双手掩面而泣。

致敬邓稼先,致敬无数无名无利的科研人员们,致敬许鹿希,致敬那些甚至还不为我们所知的负重前行的人们。如今,已经93岁的许鹿希还住在那间不足60平的小房子里,似乎还在等待她丈夫归来,就像她曾经等待的28年一样。

盼着那一句:“希希,我回来了!”

 

 

 



 

 


返回顶部

地 址:南京市玄武区花园路6号电 话:02585286705传 真:025-85286705

南京市玄武中等专业学校 Copyright ©南京市玄武中等专业学校 苏ICP备05009219号 Powered by CmsEasy